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刀的博客

----用文字纪录生活 用图片描绘人生 用真诚结交朋友

 
 
 

日志

 
 

【原创】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1>  

2012-12-05 15:55:56|  分类: 回忆--妈妈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1 - 小刀 - 小刀的博客

 

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粉浆面条

文/小刀

 

       北方人爱面食,我们家也不例外。面食的种类有很多,包括馒头、包子、饺子、烙饼、面条等等,而每种面食又因其材料不同、做工不同而分成若干品种,每个品种再因为配料不同、火候不同而又形成不同口味的各类特色。如此一来,最为普通的面粉在巧妇手里就能变幻出种类繁多的神奇美食,在食物紧缺的年代,通过食物式样的翻新来缓解对食物丰富度的需求,同时对于小孩子,除了不使他们饿着更是增加他们对生活的热爱。

        母亲就是这样的巧妇,她能够连续半个月每天都做出不重样的食物来,让我们每天放学回来都要先钻进厨房去揭秘当天吃什么,甚至在路上会打赌看母亲是否会做出自己最心仪的美食。母亲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除了填饱肚皮以外,新鲜感对于小孩子是最重要的,一样食物如果好久没有吃到过了就会有很强的新鲜感,即使很普通的食物吃起来也会觉得很有味道,喜爱尝鲜的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每每在外吃饭,总是要从菜谱上点一两个从来没有吃过的饭菜来尝一尝。

        母亲烙的饼、蒸的各式馒头、包的不同馅料的包子我都很喜欢,唯有一样食物从小就很排斥,那就是粉浆面条。小时候每次遇到推着车叫卖粉浆的来到家属院,母亲总会端着盆去买上两角钱的,有几次还差使我去买,满满的一盆端在胸前,难闻的那股酸味儿直窜入子,因为手被占着还不能捏住鼻子,只好学狗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气,那样子真是惨不忍睹。喝粉浆面条其实要的就是这股味,那感觉就像老北京人好着豆汁儿这口一样,你别说,这粉浆和豆汁儿的味道还真是有点相像。

        这个周日就只我和母亲在家,想做点她喜欢吃的,说了几个她都不置可否,我就提出做粉浆面条,母亲抬头看了我一眼点头答应了。比起小时候,我对粉浆面条早已经从排斥到逐渐接受更到如今已经有几分喜爱了,小时候的其他坏习惯——比如不吃生的葱姜蒜,也早就被改正了,如今的我是海纳百川,来者不拒,只是肚子乃大啊。

        以前吃粉浆需要买磨好的浆汁,如果想喝酸一点的需要多放置一夜,如今在超市随时就能买到各种现成的料包,回来后拌到锅里就成了。剩下的配料按母亲的指示也都准备好了,半斤面条,两元钱的烤饼,两颗芹菜,一份油炸花生米。做的时候母亲亲自下厨指导,其实每次做饭母亲都要来厨房转一转,有时候一句话不说只是看看,厨房是母亲最熟悉最亲切的地方,我知道她有些不舍。

        粉浆面条很快就做好了,和母亲面对面坐着,边吃边聊。

我:这面条里放芹菜叶味道有些苦,放其他的不行吗?

母亲:我们小时候家里不种芹菜,吃浆面条时放的都是花椒叶或者香椿叶,一快吃饭俺娘就喊我去摘叶子,说我摘得叶子最嫩吃起来最香了。

我:为啥要去摘叶子,没有卖菜的吗?

母亲:也有卖的,不过都是早上那一会儿在村口街上有卖的,不一会儿就散了,每家院子种的都有树,摘着比去买着方便。

我:那去舅舅家这么多次怎么没有一次做饭吃这个呢?你前年在那里住了3个多月,吃过几顿浆面条呢?

母亲:一次也没有吃,以前每家都有小石磨,想吃的话拿些绿豆、扁豆来磨,很方便的,中午磨好晚上就能喝了,你姥姥喜欢喝酸的,一般是放上3天才喝,我们喝不习惯只喝当天现磨的。现在家里都没有磨了,也就不再做这个吃了。

我:那没有磨了难道他们吃面也像咱们一样去买吗?

母亲:家里的小石磨不是磨面用的,只是用来磨个杂粮,磨豆腐用的,磨面村里有电磨坊,不用钱买拿麦子去换。

我:怎么个换法啊?

母亲:你文成哥前年拿100斤麦子能换85斤面,不用给钱,麸皮要留给人家。

我:麸皮有什么用啊?

母亲:麸皮可以做饲料喂猪啊,自己不养猪的话也可以卖给别人啊。你舅舅比较省,每次去换面总是自己带个筛子,他的筛子比别人的孔大。

我:噢。。这样出的面比别人的会多一些,不过那该不好吃了啊。

母亲:是啊,每次去我都不爱吃他烧的汤,爱吃你文成哥家的。

我:这粉浆面条有啥好喝的呀,你喝了几十年也喝不烦。

母亲:也不是天天喝咋会喝烦呢,这粉浆面条喝着口感很滑,也很爽口,里面还可以拌菜,滴上香油,现在还放上油炸花生米,吃着香,咋会不爱喝呢。

我:是啊,我小时候最烦喝这个了,现在觉着也挺好喝的,有时候走到街上见有卖的还会喝上一碗,但总觉得没有咱自己做的好吃。

母亲:你小时候一听说吃粉浆面条就跑到隔壁你老胖姨家吃饭去了,那时候整排房数你最小,没人计较你,挨家被你吃过来了。

我:呵呵。。。妈,锅里还有一点,咱俩给均完吧。

母亲:好,我要一点就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