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刀的博客

----用文字纪录生活 用图片描绘人生 用真诚结交朋友

 
 
 

日志

 
 

【原创】闹鼠记  

2013-02-25 17:55:08|  分类: 生活——渴望轻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闹鼠记 - 小刀 - 小刀的博客

  

闹鼠记   文/小刀

 

        忽有一日,爱人在家惊呼,有鼠,地上被啃食的山药可资证明。眼看就要过春节了,街上卖鼠药的也纷纷回家过年了,这可怎么办啊。我提议请我母亲家的那只散养猫出马,理由有三:其一,猫本就是鼠之天敌;其二,此猫散养,身躯依然灵活,捕鼠武艺应该尚存;其三,我亲眼见过这只猫捕过的胜利品,虽然是只小崽,但足以证明该猫天性犹存。

        我的理由很充分,可是爱人的一个理由就把我充分的给否决了:算了吧,那只猫天天在外面野,也不知身上带了多少细菌,把它放在家里我不放心。言下之意我家猫还没有那只老鼠干净,我顿觉不服,刚要为猫讨还公道,爱人一句话又把我的气给放了:老鼠顶多在地上窜来窜去,猫可是会在床上窜来窜去呀!是啊,说的也有道理,谁让那只猫曾经窜上我母亲床上的一幕被爱人亲眼目睹呢?可这又怎么了,猫是宠物,宠爱之物放到床上又怎么了?算了,谁让那只猫不爱受宠爱自由呢?天天野在外面活该被认为脏。

        马上要回我母亲那里过年,初二又要跑回信阳岳父那里,初六才能回来,这几天家里没人,又没有鼠药又不让放猫,这不是让老鼠大开吃戒了嘛!为今之计只有一条了,那就是坚壁清野,把所有能吃的都藏起来,希望老鼠虽不至于被饿死但最起码不要蠢到死不挪窝的地步啊!楼上楼下的过年期间家里都有的是好吃的啊,老鼠闻着味也应该搬过去呀,再说来我这里也是偶然路过罢了,算不上故土难舍什么的,俗话说:树挪死鼠挪活啊!

        我和爱人都是这么一厢情愿的想着,整个过年期间居然把老鼠这个词给忘掉了,在我们看来,此时的老鼠一定正惬意的躺在邻居家的角落里过着大鱼大肉的幸福生活。

        初五回到郑州已经是晚上了,先把爱人的妹妹送回家,我和爱人又忙活了半天才把车上的物品卸完,人累得半死,晚上自然睡得也死,一夜无事。

        初六一早,爱人去单位值班,我带着女儿回母亲那里,一天又是风平浪静。晚上十点,我正和一群老友围着火锅唱着歌幸福且快乐的生活,忽然接到爱人的电话,电话里爱人的声音似乎有些发抖(也许是我喝酒喝多了听出了颤音),爱人告诉我,老鼠还没走,就在卧室的壁橱里,她听到声音了。对于从小看老鼠打架长大的我来说,有老鼠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对于爱人来说,有老鼠在卧室她是一定睡不着觉的。此刻,我用尚存的理智清醒的告诉她:别害怕,拿把扫帚把它先赶出去,明天再说。

       初七一早,爱人打电话说老鼠把家里种的几盆吊兰糟蹋的不轻,扒开土去啃下面的根,我心里说不会吧,是爱人的坚壁清野搞得太完美还是老鼠也和人一样过完年油水太大改素食了?下午,我带着女儿回家助战,果然看见门口放的一盆吊兰惨遭蹂躏,两个卧室的门紧锁着,看来老鼠被赶到客厅了。

        走进卧室,可以看到昨晚未经打扫的战场依然残留着浓浓的硝烟味道,罩着暖气片的木栅栏被掀开晾在了一旁,看来老鼠最先是躲在这里的;墙角的储物箱明显被翻动过,看来老鼠出来后先躲到了储物箱的后面之后才逃出卧室进入客厅。卧室的地上放着一把羽毛球拍,很显然是爱人战斗的武器了,球拍的位置离床不远,难道她是抱着球拍睡觉得?

        爱人回来后向我痛说革命家史,看到心爱的吊兰的现身说法我也不由得义愤填膺。爱人问我如果看到老鼠敢不敢打它,我支吾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爱人说有好几次看到老鼠在屋子里鼠窜,就是不敢下手打它,致使老鼠愈来愈鼠胆包天,出来散步的次数愈加频繁。我问老鼠有多大?爱人两手一比,好家伙近一尺来长,莫不是耗子成了精。迟疑了一会儿,我问她是不是算上尾巴啊,爱人点了点头,哦,那还好对付一些,底气马上壮了三分。我说我以前一脚踩死过一只老鼠,爱人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眼我的脚,估计想让我出门把鞋脱了。我说给我找个武器,爱人把她心爱的球拍递给了我,我说这个太轻,不能给对方致命打击,我去厨房找了找,看了看擀面杖与菜刀,扭头又去了卫生间,最后举着拖把出来了。

       我站在客厅中间,手举拖把,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爱人挪动沙发并用球拍进行骚扰,这是打草惊蛇的战术,目的就是让老鼠抱头鼠窜,然后被我守株待兔并给予当头一击。可是老鼠的智商也不低,它似乎知道你只是在虚张声势,不被发现的话始终以静制动。忽然爱人惊叫一声,我全身立刻紧张起来,只听爱人大呼:该死的老鼠,把我爸的衣服咬破了。可不是吗,爱人从客厅单人床下面的箱柜里举起一条新的裤子,上面赫然一个新开的大口子。真是鼠性难改,大过年的这么多美食不吃偏偏吃这些破衣服烂草根,活该人见人打。正思绪着,爱人挪动了靠墙的单人床,“嗖”的一下,一个黑影快速窜了出来,斜着就往旁边的沙发下面钻,我大喝一声,拿拖把当头砸下,该死的老鼠竟然跃起一尺来高,只见空中一个漂亮的转身,掉头就往洗手池下面钻去。我俯下身拿拖把去捅,然后换球拍去捣,再然后拿扫帚柄去扎,可是依然无果,老鼠好像消失了一般。

        这一战还是有收获的,最起码把敌人赶出了根据地。我和爱人商量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决定了两手准备,下鼠药和下夹子,两手都要抓而且两手都要硬。

        初八下午,我回家接女儿去她奶奶家。女儿一见我就对我耳语说:今天听到老鼠在水池下啃水管的声音。我问女儿怕老鼠吗?女儿说:不怕,应该是老鼠怕我们。好,比她母亲有出息。等爱人下班回家,我帮她把鼠夹子装好,用一小块儿火腿肠做诱饵,放在了客厅洗衣机的后面,爱人耳语着跟我说话,并且用眼神制止女儿发出声音,原来爱人相信老鼠是有灵性的,能够听到我们在密谋着害它,但愿她不要再相信别的了,否则老鼠被干掉之后会不会变成鬼再来报仇就很难说了。布置完毕,我带女儿走了,走时深情的看着妻子,对她说:保重,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初九,白天无事,晚上,晚餐过后,爱人打来电话:“老鼠在卫生间被我抓到了,它肯定是吃了药,跑不动了,我用马桶塞把它罩住了,可是下面该怎么办啊?”我说:“不用管它,反正吃了药了,早晚都要死掉的。”“可是如果它跑出来,躲到什么地方藏起来了,那就不好找了,到时候尸体臭了怎么办?”哎呀,这还真是个麻烦事了,必须灭口,可是爱人又不敢下手,马桶塞又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这可怎么办呢?灵机一动,有了个主意:“你到厨房拿来簸箕,抽底插到马桶塞下面,另只手扶着马桶塞,控制住不要让老鼠出来,然后把它放到水桶里淹死,在上面压上水盆你就不用管了,剩下的明天我回去处理。”“淹死后可怎么把它给取出来啊!”“把水倒掉不就行啦,你脑子也进水了?”

        这一战大获全胜,不费一枪一卒,毒鼠强直接灭掉光头强。

        初十中午,我回家收拾残局,爱人躲得远远的不敢观望。

        一场闹剧结束了,看来一切都过去了。

        第二天,爱人打来电话:“明天你还得来一趟,今天我去阳台晒衣服,在阳台上又发现一只老鼠的尸体。”天啊,难道竟是一对鼠夫妻?怪不得要在我家安营扎寨呢,为了爱情,坚壁清野的招数对他们都不管用,这下子夫妻双双把老家还了。不过,它们不会留下一群老鼠孤儿吧!

        我没敢把这个设想告诉给爱人,我怕她会从此失眠。

        我相信有了这次战斗胜利的经验,再强大的老鼠我们也不会畏惧的。

        老鼠,你们还敢来闹吗?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